EN Menu
行业动态
一群跨越了科学与商业边界的人|2023科创家
来源:36氪 时间:May,2023 浏览次数:11459次

编者按:

517日,由知名科创类媒体36氪主办的“2023科创家榜单正式揭晓!该榜单旨在从全国范围内评选改变商业历史的1%的科创家。埃格林董事长杜涛博士凭借深厚的专业知识,以及在技术转化落地、临床开发方面的突出能力,为推动药物创新和国际化做出卓越贡献,此次从全国众多科学家创业者中脱颖而出,荣登榜单。创新药研发可谓九死一生,正如笔者所言,科研与商业,梦想与现实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如何跨越障碍,让理想照进现实,需要的不仅是眼光和智慧,更是纵身一跃的勇气。


以下内容转载自36氪公众号

 

“面对鸿沟,总有人纵身一跃。”

 

 

 

文|张一

编辑|黄祝熹、于丽丽

出品|36氪创投研究院

来源|暗涌WavesIDwaves36kr)

 

围猎教授

2022年9月,红杉中国在接触一家新能源创业公司一周后,迅速给出了TS

 

这家公司是中国石油大学储能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徐泉教授的第一家创业公司:中海储能。在储能技术这个新能源大规模应用上的关键环节,铁铬液流电池技术路线被认为是少有的满足商业化要求的解决方案,而中海储能恰是这种技术路线的代表性公司。

 

非但如此,中海储能还有一个大部分投资人心目中的完美创始班底:院士+CTO+CEO。以首席科学家身份参与中海储能运营的是院士徐春明,担任CTO的是院士门下储能领域负责人徐泉,担任CEO的则是有过不止一次成功创业经历的职业经理人王屾。这种配置意味着,资源、技术和商业化能力这三种创业要素的强强叠加。

 

继红杉中国后,不足3个月,源码资本、经纬创投、清流资本跟进数亿元人民币。

 

2022上半年,随着一级市场早期项目的与日递减,像徐泉这样的高校教授成为诸多投资人的重点围猎对象。一时间,不仅双碳新能源,包括生物医药、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等技术密集领域,投资人去“各大高校找项目”蔚然成风。

 

投资人们每天的工作被“搞研究、查论文”这些案头工作填满,而看得懂论文、能跟教授探讨技术话题,也成为投资人的基础素养。他们地毯式搜罗技术领先的科研学者,制作各大高校的教授图谱,甚至把教授照片也贴上,以便更直观地感受这个群体。之后,一封封地给各位教授发邮件。

 

一位操作颇多并深谙其道的头部基金年轻投资人向我们强调,邮件中“一定提到要提及论文名并且高光标注”,“这样才能提高成功率”,所以一个标准的约访教授的邮件话术是:“*教授您好,看到您这篇论文,我学到了很多。希望跟您约个时间聊一下”。

 

他们背后的投资机构也开始内部换血,很多机构招人时,开始从纯商科背景向理工科综合背景迁移。

 

此时的高校中青年副教授们也行动起来,一些有产学研项目经验的老师们,甚至考虑全身投入创业。像开头提到的中国石油大学的徐泉,这位美国北德克萨斯大学博士毕业的36岁教授,除了完成学校教学科研任务,剩余精力全部倾注在中海储能。石油大学到十纪科技大厦间的两公里道路,成为徐泉最近一年往返最频繁的地方。而他背后的储能专业,因为在储能赛道的风口之上,一年间也增加了20个教育部储能急需人才博士培养名额。

 

教授产业影响力大、人脉网络覆盖强,如果院士带队,和产业方的合作也下更顺畅。一时间,高校被视作优质创业公司诞生的富矿。

 


一道鸿沟

但不足半年,“去高校找创业者”的想法就开始降温。

 

投资人们意识到如此“挖宝”的ROI(投资回报率)极低:绝大多数mapping的教授,并不是“创业意向明确”的合适人选。

 

上述年轻投资人告诉暗涌waves:“有50%的教授收到邮件后是愿意交流的,但是最终创业的,极少数”。掣肘教授们的理由太多,其中不乏“有家要养、风险太大”等现实考量。一位投资人向“暗涌waves感叹:“科研人士对商业的不理解,令人震惊”。

 

而对很多科学家或教授来说,则完全混合着两种声音。一方面,是一种更大声量的认同,认为“实现国家创新驱动,科学家创业是必须”。但也有一些人很反感被打上“科学家创业”标签。一位支持学生孵化了很多创业公司的高校教授认为,所谓科研成果转化其实是一个一开始就脱离市场考虑的伪命题。而离开清华大学的教授施一公也曾在一次演讲中指出,科学家去创业是才能错配。

 

这中间当然是因为科研与商业的巨大鸿沟。而投资人寻找科学家创业的过程,也是不断遭遇问题的过程。

 

比如一些教授常常拿学术圈的排位,来联想公司的估值——“我的学生创立的公司做得风生水起,我怎么可能不行?”、“我师弟的公司估值那么高,我公司的估值为什么比他低?”

 

再比如,融资后只有技术人员到位,其他核心成员迟迟组不齐——“我只管提供技术,你们投资人来给我划战略、找人才”;好不容易融到B轮了,负责技术部分创始人因为学术太忙要中途缺位……

 

那么,对于教授和科学家来说,最关键的创业能力是什么?

 

为了解答这个疑问,“暗涌waves向百余家公司发起了问卷调研。答案主要分布在战略部署、市场感知、产品研发、团队管理、用户理解、融资等六大方面。其中,战略部署、市场感知和产品研发能力得票最高。

 

关于科学家创业需要的关键能力


其中战略部署是一场残酷的淘汰赛。

 

民营火箭公司东方空间创始人姚颂与“暗涌waves谈到,这波技术创新浪潮之下,制造业公司普遍会经历层层关卡:“Demo研发是第一关,产品一致性是第二关。而后,从小规模量产到半自动流水线规模化量产,又涉及供应链整合能力和成本控制问题。”姚颂分析,制造业领域的公司,很多壁垒其实不在技术上。技术大致能拉开12个月的身位差;工程化、量产化可以拉开36-48个月的差距。最后能跑出来的,会胜在产线成熟度上。

 

而团队管理大概是其中最具戏剧性的一个维度。

 

类似中海储能那种“院士+CTO+CEO”三方配齐,并不代表着公司的顺畅运作。因为横亘在三者之间是一个巨大的拷问:究竟谁来拍板、谁做决策?在一家强技术主导的公司中,技术负责人的声量往往会不知不觉盖过名义上的“商业一号位”,在公司发展上出现“外行”指挥“内行”情形,而其中的症结大概在于技术带头人/合伙人与商业一号位之间的信任关系——彼此应是平等伙伴,而非上下属。

 

不过经过调研发现,真正配齐上述“院士+CTO+CEO”组合的极少。一个更严重的情形是,很多科创公司并没有意识到设定商业一号位的重要性,这也是影响很多A轮阶段创业公司后续成长的缘由。

 

学校与公司也是一种巨大转换。“搞科研时,导师做很多科研选题,硕士和博士只要听从就可以了,但公司决策要求完全的市场化运作”,柏垠生物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钟超教授对“暗涌waves如此表示。

 

市场感知和用户理解也是寻常被拿来诟病。科研与商业恰似跷跷板的两头:一边的终极目的是结论与成果,而另一边要的是尽可能满足客户与市场。能够同时理解两套思维体系,拥有平衡两者能力的人凤毛麟角。

 

时间与精力的有限又始终无法让跷跷板完全平衡。同时担任微构工厂创始人兼科学顾问的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陈国强告诉“暗涌waves:“公司遇到小问题都自己解决,难攻克的才反馈到我这边,这可能成为一个基础科学问题。平时我主要还是在学院组织实验室开展基础研究。”

 

在我们发放的调研问卷里,设置问题“您认为科研与创业最大共同点”也同样提及了时间与精力的投入的问题——科研与创业,都并非一日之功。而科研人士投身创业,无疑是进入了一个耗时耗力的全新领域。

 

而颇为有趣的是,位居第一的是一个宏大答案:“推动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也或许,正是这种层面的统一,让很多人面对鸿沟还是会纵身一跃。 


关于科研与创业的最大共同点



N种尝试

即便面对巨大鸿沟,我们通过2个月的征集,还是找到了一群愿意留在竞技场,试图消弭鸿沟的科创者。作为从中国土壤中长出的科技创新代表,他们的存在,仍然提示着科研通往商业的种种可能。

 

科学家创业最佳位置的寻找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自我认知和自我突破的过程。

 

在中科创星创始人米磊看来,科技成果转化并非单纯鼓励科学家直接创业,很多科学家更适合做首席科学家或CTO,成果转化部分由CEO或专业的技术转移部门来负责。我们的调研结果也显示,尽管有84%的科创人员,在创业前就拥有学科论文成果,63%有过相关技术专利。但实际拥有成功科研成果转化经历的,不到六成。